《出口管制法》实施在即 企业经营影响几何?

《出口管制法》实施在即  企业经营影响几何?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在历经10个月内连续3次审议之后,《出口管制法》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现在,距离12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只剩下1个月的时间了。

这是一部涵盖出口管制政策、管制清单、管制措施以及监督管理等各方面的法律,其影响,既关乎国家利益与安全,同时也直达企业。多家企业法务、合规部门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他们都在抓紧研究《出口管制法》,以期摸清自身经营行为中,是否涉及违反《出口管制法》的有关内容,制定调整相应的合规内容。

此时正值中美关系的敏感局面波及到技术领域的微妙时刻。根据《出口管制法》的制度设计,中国商务部未来将获得类似于美国商务部的执法权,可以对企业的相关行为进行合规检查和执法,这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外国在华企业而言,都将是一个“新的局面”。

10个月快速通过

与其他法律需要经过长期的讨论、修改才能得以通过立法的情况不同,《出口管制法》在10个月内,连续3次在中国最高立法机构进行审议,并及时完成对历次送审稿内容的讨论和修改,直至通过,无论是企业人士还是法律界人士,都称这一立法工作“颇为迅速”。

两位长期对出口管制进行研究的技术型企业法务、合规部门人士告诉记者,制定《出口管制法》的想法,很早就提出了。2017年,商务部就曾出台了《出口管制法》的征求意见稿。“当时也向法律界、企业界的人士征求过意见,但此后,一直没有提交全国人大进入正式立法程序,我们也并不清楚原因。”一位企业合规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这部法律的突然提速,是在2019年底。全国人大的立法信息显示,2019年12月底,《出口管制法》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此后审议进度颇为高效,在10个月内连续完成了3次审议:除2019年底初次提交审议后,2020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二审,4个月后的2020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通过了该法律,并敲定《出口管制法》于2020年12月1日开始实行。

本报记者比对2017年《出口管制法》的征求意见稿,《出口管制法》的一审稿,比征求意见稿减少了22条,但是法律界人士认为,此变动并未影响这部法律的内容。“基本内容还是相近的。”一位长期从事出口业务法律咨询的资深律师表示,而此后两次审议的《出口管制法》都是在一审稿的基础上,进行修改、调整,并送审。

《出口管制法》由此“无死角”。

此时,正值中美关系局面波及到技术领域。美国先后对tik-tok、wechat等中资背景的社交软件等以国家安全、数据安全的名义进行限制,甚至试图封禁。特朗普政府还试图寻求进一步扩大此种限制对象的范围。字节跳动、腾讯等企业则按照美国法律程序,对特朗普政府的“措施”予以应对,并收获一定成效。

数据和信息或纳入管制

一位常年从事法务与合规工作的企业人士告诉记者,长期以来,中国在出口管理方面,一直有相应的清单管理制度。“什么产品可以出口,什么产品不可以出口,根据清单,企业也都是熟悉的。”不过,在他看来,1个月后开始实施的《出口管制法》或将有关数据、信息等纳入管制范围,这才是企业层面真正关注的。

记者查阅《出口管制法》,其第二条包含两款。第一款规定了涵盖范围,包括两用物项、军品、核、其他与维护国家安全和履行国际防扩散等国际义务的货物、技术和服务等物项。更关键的内容则在第二款,即规定,第一款所称“管制物项”还包括上述物项相关的技术资料等数据。

“产品、服务等都是制成品或者业务经营的结果,但是,第二款将与管制有关的技术资料、数据等,都列入管制范畴,这才是企业需要适应,并抓紧进行自我检视的。因为数据量、技术资料量比较大,存储又相对分散,哪些涉及,哪些不涉及,这都需要企业抓紧做工作,并且严格管理,避免法律实施以后,出现违法行为。”前述企业人士称。

不过,他向记者强调,从《出口管制法》的层面看,数据、技术资料是否属于被管制范围,“不是靠定义,而是看清单”,即只有在清单上被划定为管制出口的产品、服务等物项所涉及的数据和技术资料,才会被一并列入管制范围。

日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指出,《出口管制法》对出口管制范围、管制制度、管制措施以及加强国际合作等都作出了明确规定。将根据法律规定,进一步完善并适时发布管制清单。多位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解释,《出口管制法》为核心的出口管制制度,其实就是“法律+清单”的模式。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0年,商务部、科技部对《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作出了修订,将包括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等多项新兴技术纳入限制类技术及其控制要点。

《出口管制法》第十七条规定,国家出口管制管理部门建立管制物项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风险管理制度,对管制物项的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进行评估、核查,加强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管理。多位企业人士都向记者提及,这意味着对管理部门的实地考察提供了法律依据,未来中国商务部将获得执法权力,从而与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IS)类似,可以对相关企业实体、个人的经营行为实地调查。

一位长期从事国际法务咨询工作的法律界人士表示,未来可能会有一些中国商务部等部门的调查监管,一旦发现企业有违反出口管制相关规定的,可以处罚。

企业经营影响

“《出口管制法》管的实际上就是‘跨境转移’。”一位长期从事出口合规法务咨询的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而当前,随着技术手段、数据服务等方式的不断演进和变化,会给企业经营层面的合规带来不少影响,需要具体分析。

一位企业人士表示,很多涉及到管制范围产品、服务或物项的数据、技术以及信息,在目前实际的企业经营中,有可能存储于各类云服务器上,如果通过云服务,境外人员接触、获取到了这部分信息、数据、技术资料等,是否属于违反《出口管制法》的行为?

一位长期从事境外法务咨询的法律界人士认为,云服务器上存储的涉及管制的信息、数据、技术资料等,如果被境外人员接触,非常有可能触犯《出口管制法》,因为这种跨境并不仅仅是海关关境意义上的跨境。不过,他也表示,具体的操作需日后相关制度和解释的完善。

前述企业合规部门人士则反复向记者强调,数据、技术资料等,在这一法律制度下,会给企业经营实务带来比较直接的影响。他形象地举了个例子,电脑中所存储的有关数据、技术资料、信息等,有很多场景会带来触碰《出口管制法》的可能。

“比如,企业人员携带储存有管制范围内的数据、信息、技术资料的电脑到国外,或者在国内,造成不该接触这些数据信息和技术资源的外籍人员接触到这些资料,都是可能触碰到《出口管制法》的场景。”他说。

一位大型国有制造业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最近一年,企业内部已经反复强调纪律,要识别目的地风险,出国人员不得携带有相关敏感资料和内容信息的电脑。

此外,一位跨国公司法务部门的人士表示,他们正在抓紧研究这部法律,因为跨国公司在华设立的企业或者独资、合资企业中,都有外籍员工,这些外籍员工接触数据、信息、技术资料的场景,以及中国区子公司向母公司或总部上报、传递的数据、信息、资料等,也都涉及到是否符合《出口管制法》的问题。他同时表示,一些在中国雇佣外国员工的中资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至于一些企业关注的在保税区内的交易、货物转移等,是否涉及触及《出口管制法》的问题,一位长期从事外贸的法律人士则表示,“保税区”内的贸易,应该不涉及《出口管制法》中的“跨境转移”问题,但这些具体问题的操作,仍需等到相关清单、配套制度的公布和完善。

文章标题:《出口管制法》实施在即 企业经营影响几何?
本文唯一链接:http://www.vip1zw.cn/info/co76.html

标签检索:管制法   企业经营   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