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科技供应商选择再“翻车”,募投项目信披存疑

金道科技供应商选择再“翻车”,募投项目信披存疑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2020年12月29日,国内传动机械变速箱制造的行业重点企业,也是我国首批进入叉车变速箱领域的民营企业之一——浙江金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道科技”)创业板IpO申请获受理。2021年6月16日,金道科技完成首轮问询回复。

反观身后,金道科技问题不少:报告期内溢价收购同一控制下公司,与一历史关联方股东关系匪浅;供应商选择再“翻车”,新增"老赖"供应商;募投项目与公示信息“打架”。

溢价收购同一控制下公司

金道科技成立于2003年,控股股东为浙江金道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金氏家族(金言荣、王雅香、金刚强和金晓燕)。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金道科技只拥有1家全资子公司绍兴运通液力机械有限公司(下称“运通机械”),系金道科技于2018年2月通过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收购而来。

据招股书,运通机械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为500万元。2018年1月20日,公司与王雅香(金道科技实控人之一)、周鼎崐、戴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金道科技以800.00万元的总价受让王雅香、周鼎崐和戴豫分别持有的运通机械50%、25%和25%的股权。之后于2018年2月向上述转让方支付了股权转让价款,并于同月办妥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根据首轮问询,2018年12月3日,坤元评估就金道科技收购运通机械100%股权事项出具了《资产评估报告》(坤元评报【2018】653号),追溯评估了金道科技股权收购事宜涉及的运通机械股东全部权益在2017年12月31日的市场价值,以收益法评估运通机械股东全部权益为850.00万元,最后交易各方协商确定交易价格为800.00万元。

本次评估还采用了资产基础法进行评估,资产基础法的评估结果为226.88万元,但最终取收益法评估结果850万元作为评估结论,相比于账面价值增加736.74万元,评估增值率为650.46%。

根据问询回复,2018年至2020年运通机械的净利润分别为113.88万元、178.36万元、292.06万元,均超过预测净利润。

与历史关联方股东关系匪浅

值得一提的是,王雅香(金道科技实控人之一)、戴豫除了曾共同持股上述提到的运通机械外,二人之间的往来还不止于此。

据招股书,金道科技在报告期内还存在一历史关联方——镇江索达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下称“索达机械”)。索达机械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为500万元,主要从事多路阀、操纵阀叉车等液压零部件的生产制造。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索达机械由戴豫持股33.34%、纪卫兵持股33.33%、朱贵麟持股18.33%、蔡新红持股15.00%。

2014年,索达机械原股东王召景、张强退股,将所持有40%股权转让予戴豫,金言荣、王雅香夫妇得知此事后,出于增进商业合作、技术交流等原因,又从戴豫处受让了该部分股权,受让价格不得而知。

2018年初,为避免同业竞争,王雅香将持有的索达机械全部40%股权共计200万股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戴豫,经协商一致,作价365万元,定价依据同样无从得知。

与此同时,金道科技在报告期内与索达机械存在采购和销售行为,招股书将索达机械作为关联方进行了披露,但交易单价值得注意。

报告期内,公司关联采购主要系向索达机械采购操纵阀,金额分别为180.23万元、173.14万元、229.42万元;向索达机械销售的产品主要系运通机械生产的转向器,金额分别为33.36万元、22.62万元、23.20万元。其中,金道科技对索达机械销售产品的单价要明显高于对非关联方的销售单价。

(截图来自招股书)

另外,公司与索达机械的信用政策、结算方式及周期与其他关联方客户以及非关联方客户之间也有所区别。

(截图来自招股书)

除此之外,王雅香(发行人实控人之一)、戴豫同为员工持股平台绍兴金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金益投资”)的合伙人,但在金益投资的19名合伙人中,只有这二人非金道科技员工,其余合伙人于金益投资设立时为发行人员工(包含2020年7月退休的一名员工)。

2018年1月,金益投资以货币方式溢价增资225.00万元,认购价格为5.67元/注册资本,本次员工持股平台的入股价格系双方协商确定,公司以2018年2月外部财务投资者的入股价格6.67元/注册资本为基础,因此当年度报表中一次性予以确认股份支付费用225万元,计入当期管理费用。戴豫在本次增资中以低价入股金道科技。

公开信息显示,金益投资于2017年设立。招股书披露,戴豫在2007年8月至2019年1月于索达机械担任副总经理,并于2019年1月退休;2019年2月至2020年10月在金道科技担任技术顾问。以上,戴豫以非员工身份持有员工持有平台金益投资的出资额并低价增资金道科技,虽然离职,但仍间接持有发行人0.13%的股份。

综上,金道科技与戴豫关系可见一斑。

供应商选择再“翻车”

报告期内,金道科技采购的各类原材料主要为铸件、轴承、变矩器、钢材等11种原材料。

根据招股书,鑫工农机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鑫工农机”)为金道科技2019年和2020年采购铸件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铸件的金额分别为730.15万元、1,678.39万元。双方合作始于2018年,并于2019年成为公司的前五大铸件供应商,2020年成为公司第三大供应商。

招股书披露,公司向鑫工农机采购的铸件数量与金额逐年上升,主要是因为原铸件供应商山西卓里集团凤凰岭机械铸造有限公司(下称“山西卓里”)存在环保合规问题,为保证供应链安全,公司于2018年底开发了新的铸件供应商鑫工农机。随着公司向山西卓里采购量的下降,相应增加了向鑫工农机的采购。

鑫工农机成立于2014年5月17日,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实际经营铸铁件制造和销售的业务,目前由张彦军持股90.00%,张海利持股10.00%,法定代表人为张彦军。

然而公开信息显示,鑫工农机也存在隐患,金道科技在选择供应商方面再次“翻车”。

根据涉市监处字(2018)开发区第 001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金道科技因多次未将营业执照置于住所或者营业场所醒目位置,屡教不改,在2018年03月16日被涉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2000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1年3月4日、2021年6月18日,鑫工农机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386万元、2,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21)冀1121执恢1号文件,鑫工农机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在2021年1月4日被立案"老赖",该执行依据是(2017)冀1121民初163号文书,原法定代表人、股东段关亮虽然在2016年已经退出鑫工农机,但同时也被下发了限制消费令。

综上,金道科技在招股书中称因山西卓里存在环保合规问题而降低了对其的铸件采购,因此在2018年开发了新的铸件供应商鑫工农机,同时相应增加了对其采购,然而此次选择再"翻车"。

募投项目与公示信息“打架”

本次IpO,金道科技拟募资4.5亿元用于两个募投项目,投资总额达6.5亿元。

(截图来自招股书)

其中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及液力传动变速箱建设项目(下称“新能源项目”)拟投资58,416.00万元,购置93台设备;技术研发中心项目拟投资6,548.00万元,购置34台设备。

金道科技官网的公示信息显示,两项目投资金额不变,但是新能源项目拟购置150台设备,技术研发中心项目拟购置45台设备,比招股书分别多出了57台、11台设备。

(截图来自金道科技官网)

另外,根据新能源项目备案信息,项目投资金额不变,项目达产后年新增销售收入6.6亿元,而招股书显示年均实现销售收入6.32亿元,比备案信息少2,800万元。

(截图来自浙江政务网)

此外,2020年1月的时候金道科技一项目“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建设项目”获得绍柯审批环审〔2020〕3号批复,与本次募投项目“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及液力传动变速箱建设项目”名称略有区别。从本次募投项目绍柯审批开备案【2020】8号变更文号来看,募投项目之一新能源项目或由“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建设项目“变更而来。不过仅”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建设项目”一个项目的投资额就达64,935万元,接近本次IpO两项目的投资总额。

“新能源物流传动机械建设项目”批复显示,该项目的建设地址为柯桥区柯桥经济开发区2018-15号地块,新增土地177.95亩(折合118,632平方米)。招股书显示,新能源项目和技术研发中心项目的建设地点位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步锦路689号,同时也是公司的注册地址,暂不能确定为同一地点。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28日,金道科技以柯桥经济开发区2018-15号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在建工程作为抵押物,为银行借款提供担保。截至2020年末,该部分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为11,543.17万元,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抵押尚未解除。

本次IpO,金道科技选择的保荐机构是、会计师事务所为天健所,截至发稿日,金道科技还未披露第二轮问询回复,《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壹财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文章标题:金道科技供应商选择再“翻车”,募投项目信披存疑
本文唯一链接:http://www.vip1zw.cn/info/ctxn.html

标签检索:翻车   供应商   项目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