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遭遇流量变现难题股价开挂只因受机构青睐?

荔枝遭遇流量变现难题股价开挂只因受机构青睐?

《投资者网》黄韵欣

荔枝的签约主播“逃跑计划(Escape plan)”日前向《投资者网》表示:“体验电台主播的生活丰富了我的经历。”而荔枝直播主播“风吹我衣”则称:“喜欢坐在电脑前和大家畅所欲言的感受。”

资料显示,荔枝app是广州荔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专注于在线音频领域的应用程序。2020年1月17日,荔枝于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在喜马拉雅、蜻蜓FM等行业头部企业上市之前,抢先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热度由此攀升。

近日,荔枝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及全年财报,其业绩表现引发投资者关注。

不同的会计准则不同的盈利表现

在某社交平台上,“你使用荔枝app的原因是什么”的话题讨论区,大部分荔枝用户网友称是因为荔枝上有自己喜欢的声音。

在上下班人潮拥挤的地铁上戴上耳机,睡前躺在床上安静地听完一场节目,在线音频俨然已经成为人们娱乐放松的新型方式。主播利用平台展示才华并以此获得相应收入,用户在平台免费或付费收听声音节目,这就是荔枝app的主要经营模式。

2021年3月9日,荔枝于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官网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公司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2020年第四季度盈利,不少股民因此信心大增。

分析荔枝历年财报数据可见,其在2017年至2020年间实现了营业收入的稳步增长,2020年度全年营收超15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时,公司毛利也在稳步提升,从2017年1.23亿元一路高涨至2020年3.68亿元。2020年公司的净营运资本达到1.31亿,比起以往年份要增加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虽公司营收可观,然而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一项仍未扭亏为盈。从历年数据来看,荔枝的净利润有起伏波动,但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近四年净利润都仍旧为负值。令人略感欣慰的是,比起2019年净利润-1.330亿元,2020年的净利润为-8218万元,缩窄了亏损口径。

亏损降低的情况下,荔枝又何时能实现净利润的逆转呢?

《投资者网》就“公司对未来盈利能力及实现美国会计准则下净利润的扭亏为盈是否有信心”等问题发函问询荔枝总经理丁宁,但并未收到其回复。

流量现下滑趋势变现也成了难题

实际上,在线音频行业要想实现持续盈利,就离不开流量支持和良好的变现能力。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4.89亿人。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市场有望保持稳定快速增长态势。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则称“无论是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还是市场规模,预计均将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

在线音频行业虽然前景广阔,然而要吸引“流量进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主播“逃跑计划Escape plan”向《投资者网》谈及:“短视频于2018年兴起,相比短视频,电台这样的自媒体给大众带来的娱乐感没有那么直观,逐渐地发现听众在流失,流量也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于是,在2018年11月1日之后,“逃跑计划Escape plan”这个坚持了四年的主播再也没有更新过声音节目。

而拥有7402粉丝的荔枝音乐主播“lin同学”也认为,荔枝的流量数据呈下滑状态,“直播周榜、日榜、小时榜这些榜单没有以前那么高了,人流也少了。”

针对流量问题,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投资者网》表示:“真正需要在线音频开拓的是场景,它的整体场景其实是匮乏的,唯有更多的场景才能增强用户黏性和付费可能。”

张书乐还提及,用户黏性和付费人数是决定一个在线音频企业好坏的重要指标。

荔枝在2021年3月9日的业绩报告中表示,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monthly active users)总数达到5840万,与前一季度5620万人数相比有所增加;2020年度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总数达到5620万,而2019年为4570万。

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42.24万(上一季度为44.83万),平均每月付费人数降低2.59万;2020年度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44.61万,较之2019年度增加9.44万。

从以上数据看,2020年度荔枝app的整体用户活跃度有所提升,而用户付费数的趋势却仍旧不稳定。2020年第四季度用户付费数的降低,被外界认为是公司的“隐患”之一。

怎样增加用户付费数及付费金额,成为包括荔枝在内的所有在线音频企业的难题。

《投资者网》就“荔枝预计在2021年重点发展哪些项目,对于推进流量变现会有怎样措施”这一问题发函问询荔枝相关负责人,公司方暂无回应。据了解,荔枝先后在app上推出“付费声音”、“抢先听声音”及“直播课程”三大板块。

就此,开源证券北京第三分公司投资顾问总监刘郁向《投资者网》表示:“整体上看,荔枝真正以音频质量和内容收费的部分占营收比例过小,主要的营收靠粉丝的打赏和粉丝对主播赠送的虚拟礼物。”

有从事主播人士则反映:“直播平台的盈利方式就是礼物抽成,比如:粉丝给主播刷一块钱的礼物,主播拿百分之五十多,剩下的大部分是平台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工会的。”

由此来看,近几年荔枝的流量变现主要来源于粉丝打赏及送礼,公司在其余变现渠道上取得的成绩差强人意。荔枝要维持现有市场地位,或应进一步拓宽更多变现渠道。

流量及变现无疑是自媒体平台的两大指标,作为在线音频企业,荔枝逃不开被这两大指标捆绑的命运。但是对市场而言,值得关注的绝对不仅仅是荔枝的流量变现水平及盈利能力。

马斯克加持、香橼唱多荔枝股价“开挂”?

“对于文化传媒股来说,股价主要取决于题材和成长性。公司盈利虽然对股价有一定影响,但对于文化传媒或者科技股来说影响偏小。”刘郁认为。

回顾荔枝近期的股票价格走势,《投资者网》发现在上周呈现出上涨趋势。

谈及影响荔枝股价的因素,就不得不提到2月份音频社交产品Clubhouse的爆红和近期

做空机构香橼看多荔枝的事件。

2月1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预告自己将加入美国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进行在线分享。Clubhouse凭借马斯克超强的影响力在市场烜赫一时。这个音频社交软件的“出圈”使得音频社交概念股热度高涨,荔枝更是在4个交易日内连续股价暴涨,一周内累涨超240%。

3月16日,著名做空机构香橼在某社交媒体上表示看多荔枝,并将荔枝目标价上调至30美元。香橼的一连串做法也给荔枝带来了利好影响,荔枝股价一度熔断。

接连数月的好消息致使荔枝热度不散,然而荔枝的热度能否持续而充分地作用反馈于股价,

荔枝的后续布局能否匹配香橼对其期待,投资者们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近来另一头部在线音频企业喜马拉雅被频传上市。众所周知,荔枝虽贵为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然而其市占率却一直不如喜马拉雅。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作为头部集团的喜马拉雅FM、荔枝和蜻蜓FM,均保持着千万级别的月活量。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之下,喜马拉雅FM仍旧以65.4%的覆盖率领先于其余两家,是公认的在线音频行业独角兽。

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报告显示,从网络音频主要平台(蜻蜓FM、荔枝FM和喜马拉雅)月活跃用户数来看,2018-2020年,网络音频月活跃用户数整体呈波动上升趋势,其中喜马拉雅月活跃用户数高于其余平台,2020年5月月活跃用户数达到9937.39万人,蜻蜓FM排名第二,月活跃用户数达到2215.46万人,荔枝FM排名第三,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797.79万人。

喜马拉雅如果成功上市,是否会对荔枝造成不利影响?对此刘郁称:“喜马拉雅采取pGC的生产模式,而荔枝采取UGC的生产模式。pGC和UGC这两种模式在市场上的交集较少,如果喜马拉雅成功上市,对荔枝的影响不会太大。并且美国股市的容量极大,大到足以容纳若干家这种互联网音频的制作公司。”

荔枝作为行业里第一只在美上市的股票,无疑是为同类企业首开先河。外界亦期待喜马拉雅等在线音频企业陆续上市,给在线音频行业带来百花齐放的局面。

荔枝或许还没有完全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在某些方面还存在一定缺陷,例如原创属性不足、不够重视知识产权及用户场景匮乏等,但其商业属性及成长性仍不容忽视。就像张书乐说的那样:“唯有创新和突破次元壁,才有可能真正形成‘耳朵经济’。”

作为目前在股市上一枝独秀的中国在线音频股,面临流量变现难题的荔枝,是否会借助如今高居不退的热度去进一步布局?《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文章标题:荔枝遭遇流量变现难题股价开挂只因受机构青睐?
本文唯一链接:http://www.vip1zw.cn/info/i4b.html

标签检索:荔枝   股价   青睐   因受   难题